主关键词

搜索
查看: 2610|回复: 0

毋庸置疑,舞剧《雾都孤儿》所呈现的嘻哈风格,比古典芭蕾姿态要低,比现代舞更具亲和

[复制链接]

21

主题

21

帖子

93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93
发表于 2017-12-2 17:25:0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有评论说,这是一部具有音乐剧品格的舞剧。
我以为,这一评价主要是指舞剧《雾都孤儿》在呈现方式以及语境表达上更具自由度、更顾及当代人的感受。
从舞剧中我们看到,所有的艺术手段都可以拿来“为我所用”———随着大幕开启,舞台上既呈现了街舞的翻跌腾挪、自由奔放,也可以从中寻摸到古典芭蕾以及现代舞的基因;既释放出DJ音乐的尖锐刺激、重金属的震天动地,也不排斥本不属于舞蹈的语言表述。
当有节奏的说话已然成为一种音乐形式,台词作为舞蹈伴乐引领肢体表达也就显得顺理成章、无可厚非了,而这些无不是这部舞剧的独特之处。
“不设边界”让观众对于舞蹈的接受障碍消弭于无形。
嘻哈舞剧《雾都孤儿》的当代性不仅表现在对于艺术样式的“破界”姿态上,更体现于对原著进行了具有当代意识的解构。
在狄更斯的原著中设有两个阵营——一个是以窃贼费金为首的“魔鬼阵营”,一个是以绅士、贵妇为代表的“天使阵营”,整部作品在善恶的对弈中展开,也可以说在贫富的对抗中演绎出世情百态。
出自“济贫院”的孱弱男孩奥利弗则是其中被争夺的对象和无可争议的主角。
然而,在托尼的舞剧改编中,完全没有给“天使阵营”任何篇幅,绅士、贵妇等形象在舞剧中彻底消失。
奥利弗唯一能感受到的善意和温暖,来自于同样是贫民的南希以及费金的狱友比尔,他们是奥利弗黑暗世界里的一丝微光,善恶之争完全在贫民中展现。
或许可以说,托尼把所有的情节安排在贫民区有利于嘻哈风格的展现。
但是,深一步看,我们看到托尼导演是站在今天的角度,反观那个时代,“重新思考一个发生在维多利亚时代的故事”,同时告诉我们每一个人,善恶不是由贫富来划分的,即使在黑暗和充满罪恶的环境里,善良始终是一簇不灭的火,存活在大多数贫民心中。
托尼对狄更斯原著中种族主义立场的修正,使今天的这部舞剧生出格外重要的意义。
我们可以把舞剧《雾都孤儿》的上半场命名为“费金”,下半场则定义为“奥利弗”。
通过舞剧的英文剧名,我们也可以清晰地看到创作者的这种意图。
作为恶势力代表的费金在上半场占据了十分重要的地位,大量情节围绕他而展开,甚至把奥利弗童年“济贫院”的生活经历也转移到了费金身上。
导演的这种改编,目的是想让今天的观众直观地看到,一个恶棍是怎样产生的,追根溯源地去解析人性的罪恶,对当时的社会制度以及在官僚机构掌控下“济贫院”提出了强烈的控诉。
更为大胆的改编是托尼彻底摒弃了狄更斯原著中的童话色彩,将结局设计为奥利弗利用他人之手杀死了费金,自己则成了窃贼团伙的继承人——没有救赎,没有善报,更没有奥利弗童话般的命运转折,处于浓雾之中的孤儿,指的既是奥利弗,也是费金,这种恶的继承和循环,使舞剧的批判现实主义色彩更为浓烈。
而这一改编并非凭空杜撰,在狄更斯原著中我们可以找到这样的描写:作为教唆犯的费金,他所做的一切就是“将毒汁一滴一滴注入奥利弗的灵魂,要把它染黑,让它永远不再回复原色。
”舞剧以此为依据进行改编,应该说没有背离原著精神,也更符合生活真实。
舞剧中许多细节都来自于原作,例如那些作为“赃物”出现在舞台上的黄手绢,同样不是导演的凭空想象,它来自于原著中一个刻骨铭心的情节。
全剧结尾,奥利弗迎着霞光举起一挂金光灿灿的怀表,则生动地诠释了狄更斯的文学意蕴:“天将破晓,第一抹模糊的色彩,与其说是白昼的诞生,不如说是黑夜的死亡。
”而这样的存在于文学原著中的精神指向在以往无论是电影、戏剧、音乐剧的改编中均没有出现过。
嘻哈所呈现的语境离我们如此之近,接受起来毫不费劲,去感受其中的精神探索也并无障碍。
可见,任何舞蹈技术和舞蹈风格都具有思想的本质,其表意能力则有待智者去开发。
  首创不可步人后尘,不许抄袭模仿,不能跟风翻拍。
首创是跋涉在无边的生活沼泽,艰苦前行,身临其境的发现才有文学思考的再现,所有角色都是编剧用心血分娩的产儿,伟大的剧作提供伟大的角色,伟大的角色促成伟大的演员。
电影的演出实质上是剧本思想的表达。
美国著名女星梅丽尔·斯特里普虔诚地表示:“在拍片时,我总是把剧本奉为圣经,一字都不能差,我是舞台演员出身,习惯背台词,这样做我感到自在。
”相比之下,中国电影当前出现前所未有的无序,未经编剧授权随意践踏法律赋予剧本的“修改权”和“保护作品完整权”,导演改、制片改,演员带着枪手乱改,改得面目全非,“加戏加出两个女主角”,在电影《辛亥革命》中竟然胡编孙中山为林觉民送《与妻书》给陈意映,为演员出场而伪造史实。
我们不可能要求剧本使用者像斯特里普那样把剧本当作“圣经”般严格“保护作品完整权”……
《你们想活出怎样的人生》封面故事的主人公是一名名叫本田润一的15岁少年。
初中二年级的润一个子很矮,但是成绩十分优秀。
故事开始2年前,润一在银行担任重要职位的父亲不幸亡故。
这期间润一的叔叔给了他极大的支持。
他以笔记的形式,为失意的润一提了很多人生的建议。
整本书也是以润一的日常生活,以及同叔叔的交流为中心展开,谈话主题多涉及友情、歧视、贫富等话题。
“原作是以润一的成长为主题,漫画又加入了叔叔引导润一,两人一道成长的要素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-手机版-小黑屋-申博体育
GMT+8, 2019-7-24 06:38 , Processed in 0.078000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Powered by Discuz! X3.2 Style by ̹ⴴƼ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